750萬人僅一家三甲醫院,縣鄉自救
“發熱”的黃岡

(本系列均為南方周末、南方人物周刊原創,限時免費閱讀中)

2020年1月29日,武警湖北總隊黃岡支隊官兵為擔負隔離任務的黃岡市大別山區域醫療中心搶運物資。(新華社/圖)

(本文首發于2020年2月6日《南方周末》抗擊新冠肺炎疫情特刊“疫線報道”)

“我之前從來沒在衛生院里看到過防護服?!?/p>

劉河鎮衛生院獲得的第一批防護物資是在1月27日抵達的。

劉河鎮是黃岡鄉鎮防疫現狀的一個縮影,黃岡市第二人民醫院派來了五名醫護人員支援發熱門診,這已是上級醫院所能提供的至多支持。

此后兩周里,這座城市的確診病例迅速從0飆升至1645,將這個以高考聞名的地級市變成了新冠肺炎的“疫情副中心”。

2020年1月31日,黃岡市蘄春縣劉河鎮衛生院的發熱病房交付了。病房建在一處駕校內,在1200平米的板房中設置了8個集裝箱,這是這個小鎮的“小湯山醫院”,據稱能安置40位病人。

這是病毒學家周榮出的主意,他是劉河鎮人,目前是鐘南山團隊的核心成員。

1月25日,周榮從廣州驅車至黃岡,應邀參加防疫工作,他提出了將防控關口前移至社區醫療中心和鄉鎮衛生院先隔離的思路。次日,劉河鎮政府收到了新建集裝箱醫院的命令。

彼時,劉河鎮衛生院已有四名醫務人員疑似感染新型冠狀病毒,鄉鎮衛生院不具備傳染病隔離條件,而該縣三家定點醫院早已人滿為患。

1月23日,武漢和黃岡相繼封城,封鎖線很快延至縣城和鄉村,鄉村患者無法外出就醫。

分級診療金字塔尖的三甲醫院自顧不暇,重癥患者轉診無望,縣鄉醫院不得不承擔起兜底收治的功能,成為基層抵抗疫情的小堡壘。

1月27日,黃岡市將定點發熱門診擴大至127家,新增了大量鄉鎮衛生院。事實上,在此之前,他們已經承擔起救治任務。

鎮里建起“小湯山”

劉河鎮衛生院的第一例高疑似病例出現在1月23日,次日即傳出該院全部醫護人員被感染,醫院關停的消息。該院副院長康奎雨隨后回應媒體稱,該院有四名醫務人員出現發熱,其中包括該院院長汪東方,但醫院仍在正常接診。

劉河鎮是蘄春縣數一數二的大鎮,劉河鎮衛生院有180位醫務人員,這一規模的醫療機構,在這場疫情中承擔起了重要的責任。

李萌是劉河鎮衛生院護士,據她介紹,第一例病人是通過CT篩查出來的,當時大家已經提高警惕,患者立馬就隔離了,然而還是有同事中招了。

“我之前從來沒在衛生院里看到過防護服?!崩蠲雀嬖V南方周末記者,劉河鎮衛生院獲得的第一批防護物資是在1月27日抵達的。

作為有99000人的大鎮,劉河鎮衛生院的病房里很快住滿了發熱患者,“除夕夜就快二十個了,此后轉進轉出,現在還有三十來個”。衛生院沒有隔離條件,只能輕癥跟輕癥放在一塊,重癥跟重癥放在一塊兒,病房也來不及按照傳染病房的標準進行改造。

1月27日,周榮有關防控關口前移的建議被黃岡市采納。當天,劉河鎮鎮長傅正鋒接到縣防疫指揮部的命令,要在兩天內建一個臨時發熱門診,但縣里只能撥付部分資金,剩余的需要自籌。

傅正鋒只能轉求在外鄉賢,通過蘄春各地商會籌得180余萬現金和80萬元物資,新建的發熱病房在1月31日交付使用后,新增患者全部安置在集裝箱病房中。

帶著核酸檢測儀器回到蘄春的周榮計劃在當地組建檢測實驗室,蘄春縣人民醫院副院長1月29日接受采訪時表示該院已經具備檢測能力,但2月4日湖北省衛健委公布的檢測機構名單中卻未見該院。

劉河鎮衛生院工作人員告訴南方周末記者,該院不具備確診權,但可以利用儀器進行初篩。

周榮的回鄉和新病房的建立,提振了劉河鎮鄉親的信心,“全縣唯獨劉河能新建起臨時病房,”一位參與建設的當地居民告訴南方周末記者,“主要是因為我們鎮出人才,既有專家,又有老板?!?/p>

2020年1月30日,北京小湯山醫院正在改造,將為北京疫情變化作后備補充。此次新冠肺炎疫情中,各地參照2003年SARS疫情中的北京小湯山醫院模式,新建簡易醫院作隔離治療之用。 (新華社/圖)

“疫情副中心”

劉河鎮是黃岡鄉鎮防疫現狀的一個縮影,黃岡市第二人民醫院派來了五名醫護人員支援發熱門診。

這已是上級醫院所能提供的至多支持。距離武漢更近的黃岡市區和那里的上級醫院,更早接受了病毒挑戰,以至于在這場防疫作戰中自顧不暇。

這場發端自武漢的疫情在2019年12月8日開始出現。

2020年1月10日,黃岡市中心醫院發現了醫務人員被感染,該院是黃岡市唯一的三甲醫院。一周后,黃岡下轄區縣醫院的發熱病人出現激增。

黃岡市已是除武漢外首個通報出現確診病例的湖北城市,但病毒的出現事實上來得更早。

武漢大學中南醫院重癥醫學科主任彭志勇日前向媒體透露,1月6日,他所在的醫院接診了一名來自黃岡的病人,當時已是重癥。

1月10日,一位家住黃岡市蘄春縣的孕婦發病,當天輾轉黃岡市區四所醫院后住進了武漢大學中南醫院,并被確診為不明原因肺炎。

公開報道中,最早被感染的黃岡醫務人員是在黃岡市中心醫院工作的護士董春風,她在1月7日出現發燒、咳嗽等癥狀,1月10日出現呼吸困難后住院。當黃岡市在1月19日獲得第一批試劑盒時,董春風的病情已基本緩解,1月22日就基本痊愈了。

就在董春風患病入院的這十幾天中,黃岡市區的醫院迎來了發熱病人激增,1月14日,發燒且肺部感染的患者張慶已經需要在黃岡市中醫院排隊等候床位。

至1月中旬,黃岡市內的各大醫院實際上已經如臨大敵,但家住在中心醫院附近的林杉卻未有絲毫察覺。林杉1月18日從外地回到黃岡,彼時黃岡市區還沒有任何異常,大街上看不到一個戴口罩的人。

直至1月20日下午,林杉在前往中心醫院對面藥房買藥時,發現藥店柜員戴起了口罩。次日,大街上才出現零星戴口罩的行人。

藥店柜員戴起口罩的晚上,鐘南山在央視連線中明確了新冠病毒會“人傳人”。一場風暴正在黃岡這座緊鄰武漢的城市醞釀,此后兩周里,這座城市的確診病例迅速從0飆升至1645,將這個以高考聞名的地級市變成了新冠肺炎的“疫情副中心”。

處理、處分黨員干部337人

黃岡確實被疫情搞懵了。

這座擁有750萬人口的湖北人口第二大市,僅有一家三甲醫院,春節前涌入的60萬武漢返鄉者為疫情暴發積蓄了巨大的隱患。

距武漢78公里的黃岡市與武漢聯系緊密,高鐵最快僅需要27分鐘即可到達,百度地圖提供的數據顯示,武漢封城的前三天,黃岡均位居武漢出行目的地第二位,占比13%左右。

1月24日,黃岡市拿到用于檢測試劑盒的第二天,該市疾控中心發布求助信息,這一承擔全黃岡新冠肺炎檢測任務的機構只有一臺RT-PCR儀器,希望社會捐贈儀器和三級防護裝備,一套儀器和耗材的費用大致在35萬元左右。

按照黃岡市副市長陳少敏的說法,1月20日檢測權下放至黃岡市,但沒有拿到檢測試劑盒,23日拿到試劑盒后,又面臨人員不足等問題。

2月2日之前,黃岡下轄各縣中只有浠水、麻城、蘄春縣確診病例激增,原因在于,這幾個縣當時擁有了核酸檢測能力。

每天能檢測多少樣本?到底有多少張床位?收治了多少病患?

1月29日之前,鮮少有黃岡官員能搞清楚這些問題。當天,時任黃岡市衛健委主任唐志紅在面對中央督查組提問時,表示自己不掌握這些數據。

或正因如此,黃岡市直至1月24日才決定征用大別山醫學中心作為隔離醫院,此前僅劃撥三家小型醫療機構用作隔離,僅三百余張床位。

黃岡市長邱麗新在1月31日的新聞發布會上回答了數字問題:及時發現發熱病人4726人,籌措了4200張床位,每日的核酸檢測能力達到400例。

邱麗新還介紹,1月22日至1月31日累計出動了3497人次開展監察檢查,檢查重點部位和場所6416處,處理、處分黨員干部337人。值得注意的是,其中一半以上是1月30日中央電視臺播出唐志紅“一問三不知”之后作出的處分,其中包含大量鄉鎮和村級干部。

唐志紅被提名免職當天,大別山醫療中心投入運營。2月4日,黃岡市區全部確診病例均轉入該集中收治點。而蘄春縣劉河鎮的患者,則從1月31日后就陸續住進了新建的劉河鎮“小湯山”。

劉河鎮衛生院一名工作人員告訴南方周末記者,衛生院一級沒有試劑盒,對經過血象和CT初篩的輕癥患者按照新冠肺炎診療,重癥患者才送往縣醫院確診。這意味著,龐大的黃岡鄉鎮衛生院中,仍然還有相當數量的未確診病例。

蘄春縣人民醫院已經預料到可能從衛生院涌來的病患,2月2日,該院將外科大樓全部騰空,按照感染病房進行改造,新增了400張床位,截止到2月4日24時,蘄春縣累計確診153例。

(應受訪者要求,李萌、張慶、林杉為化名)

牛牛碰在线视频中文